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,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,有什么法子?

白马带着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。白马已经老了,只能慢慢的走,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。
江南有杨柳、桃花,有燕子、金鱼…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,倜傥潇洒的少年…
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:“那都是很好很好的,可是我偏不喜欢。”

每当目光达到全文完的时候,不禁把书再翻到前一页,再次体会一次结尾。去年在动车上第二次读完白马啸西风,第一次已然是5,6年前。

今天打开Kindle,又点进去了它,忍不住去记录一下。

同时,这几天在人物的公众号上,是EDGE网站的年度问题专栏,有什么问题能够让人们引起更深的触动呢,偶遇白马,我就想到了那句话, 是的,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,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,有什么法子?

当阿秀问出那句话的时候,"如果那个小姑娘很是想念你,日日夜夜的盼望你去陪她,因此坟上真的裂开了一条大缝,你肯跳进坟去,永远陪着她么?"

我的内心也为之一动,我期盼的自然是我要永远陪伴她。但是这只是美好的愿景,苏普早就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感情。

天铃鸟的歌声响起,阿秀的心,我的心,一股凄凉意,可怜一往情。

或许就像白马一样,当阿秀老去的时候,才能解答出这个问题把。

其实我更希望没人能够解答出这个问题,事实中也是这样的,有些问题是没有答案的。

我所希冀的也不过是我的,也应该是阿秀的愿望罢了。

我也想到了程灵素,在这个问题上,她或许已经作出了解答。

“小妹子对情郎——恩情深,

你莫负了妹子——一段情,

你见了她面时——要待她好,

你不见她面时——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!”

王铁匠那首情歌,似乎又在耳边缠绕,“我要待她好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她已经死了。她活着的时候,我没待她好,我天天十七八遍挂在心上的,是另一个姑娘。”

人生总有一些没有答案的问题,会带着自己的喜怒哀乐,一同逝去。

但是在过程中,我们终会固执的不由自主,无法自拔的深陷其中,可是这又有什么法子呢?